老师傅

沉迷阴阳师 实力崽吹

新年快乐!

【狗崽】春来

*可能会OOC
*有私设啊
*有点小长

——————————————————————————

(一)

非常凑巧的是,大天狗和妖狐一样,是在一个雪天被晴明召唤出来的。

只不过妖狐比大天狗早了一年。

现在情况十分尴尬,妖狐坐在晴明对面,大天狗安静地坐在一旁。妖狐也有了机会细细观察大天狗的容貌,他确实长得十分好看,白白净净的脸,蓝宝石般的眼睛,但偏偏这脸的主人不爱笑,面若冰霜,倒像极了这冬天。

"妖狐,你先带带大天狗。"晴明对他说。

妖狐一笑,笑容倒像是春日的桃花,灼灼盛开,他点点头,算是应了晴明的安排。再侧过头去看大天狗,说:"大人可要委屈一阵了,先和小生一起呆段时间。" 大天狗本在看窗外飘洒的雪花,听到他说,微微转过头,扫了他一眼,又将头转回去,继续看着窗外的雪。

妖狐不恼,仍是笑着——SSR大妖,他可惹不起,虽说大天狗现在级别低,不过过几天,就应该能和自己平级了。

稀有的大妖怪,总是可以有特别的待遇。

他起身,准备离开,却听见身后传来大天狗的声音:"去哪?"声音清冷,像是雪花飘了过来。他回头,粲然一笑:"觉醒塔,去不去?"大天狗点点头,站起身,一切动作都十分优雅,宛如贵族子弟。

但其实妖狐见过的贵族子弟只有地主家的傻儿子源博雅。

一路上,大天狗着实吸引了许多目光。妖狐忍不住打趣道:"大人可真是招人。"但半天也没得到大天狗的回答,他只当人家看不起自己的玩笑话,却没想大天狗突然问他:"汝觉得呢?"

他一惊,看见大天狗依旧是那张正直脸,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但他倒是起了玩心,打开折扇半遮住脸,说:"小生第一次见到大人,就被大人的美色所折服了呢。"大天狗听了他这话,仍是波澜不惊,继续向前走去。

嘁,真是无趣。妖狐没得到想象中的回应,没了趣,只在前面给大天狗带路。

妖狐决定和大天狗攻觉醒四层,四层他单人可以通过,不过是要耗些时间,但现在加上刚升三星的觉醒大天狗,应该可以快一些。

他偏过头,看到大天狗面对着敌方,没有表情。他低头,笑笑:"和小生这样的低级妖怪一起战斗,也是委屈了大人。"

大天狗听了,反倒没有沉默,转过头,直视妖狐的眼睛:"不委屈。"

妖狐和大天狗配合得很好,战斗完美结束,妖狐收起觉醒材料,笑着说:"果然和SSR一起来材料就会掉的比较多,之前晴明来,每次只掉一点点。"说罢,准备走回去。

走了几步,却发现大天狗没有跟过来,他回头,大天狗仍在原地,看着他,道:"不必走回去。"说着,抱起妖狐和那一堆材料,飞了起来。

妖狐感觉自己被人抱了起来,提上了天,他拽紧大天狗的衣服,吼了出来:"你干什么?!"

大天狗看到妖狐终于放下架子,露出一点慌张,他微微勾起嘴角。没想到这一点小动作都被妖狐捕捉到,妖狐气急败坏地吼:"你还笑!"大天狗不笑了,只是更抱紧了他,说:"别乱动,会掉下去。"

声音极其温柔,像是四月的春风,轻轻拂过心头。妖狐不乱动了,只低着头。

晴明正坐在门口写字,忽然感到一阵风刮来,看到大天狗抱着妖狐和一堆金光闪闪的材料稳稳地落到了院子里。

心里话,他确实很想把大天狗和妖狐凑一对,但没想到会这么快。

妖狐看着大天狗落了地,急忙道了谢,离开,回到自己的屋子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瘫在地上,四下一片安静,他只感受到自己狂乱的心跳,有力地跳动着,就和刚刚在大天狗怀中听到的他的心跳一样。

他拍拍自己的脸颊,坐起来,心中仿佛有种异样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

(二)

妖狐一直躲着大天狗。

尽管晴明让他带着大天狗,但妖狐还是一直尽力避免和大天狗单独相处,只是在晴明召唤时露一下面,其他时间都躲在自己的房间里。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明明只和大天狗见过一面,说过几句话,现在却因为那个人寝食难安。

在晴明召唤他打结界时,他还在想这件事。

"妖狐。"他听到有个熟悉的声音叫他,顺声看去,对上那双蓝色的眼睛。

是大天狗。

他们对视良久,大天狗先开口,问:"这几日吾为何没看到汝?"妖狐尴尬,打开折扇,遮住自己的半张脸,依旧是那种改不了的嘲讽语气:"大人还有空管小生?小生真是受宠若惊。"

大天狗还想说些什么,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终究没说出来。

这次战斗十分艰难,对方实力强劲。大天狗就站在妖狐旁边,发出一次又一次妖力极强的攻击。妖狐不禁感慨,不过几天,大天狗就已经升了五星,配的也是顶级的御魂。

也是,SSR,待遇自然不同。

到最后,战场上只剩下他和大天狗,以及对面残血的茨木和阴阳师。到了妖狐的回合,他尽力甩出一个暴击。下一个是对面阴阳师,他的一个普攻就能了结了自己或大天狗。

妖狐希望他那一击能对着自己,这样,再下一个的大天狗就能发动群攻,给对面两个一个了结。

他抓紧了扇子,却无意间瞥见大天狗也捏紧了扇子的扇柄。

大人应该也是很想取得胜利的吧。

他收回自己的目光,专心盯着对面。

那一击没有朝向自己,而是朝向大天狗。他用尽全力,挡在了大天狗前面。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种有点愚蠢的行为,明明失败了可以再重来,但他还是挡住了那一击。

也许是想帮晴明省一张券?他觉得自己好笑。

也许只是不想和大天狗一起去死?他觉得更好笑。

也可能只是因为他想,像大天狗大人这样强大的妖怪,天生,就应该是胜利的。

他回头,看见大天狗诧异的脸。他虚弱地对大天狗笑笑,说:"加油。"然后变成了纸片人,飞回了晴明的口袋。

战斗胜利了。

大天狗走出了战场,却没有在人群中看到妖狐的身影。他有些焦急,毕竟受了那么重的伤,还强行挡在他的面前,花费的是巨大的妖力。

"妖狐?我先让玉藻前带他回去了。"听到晴明这样说,他松了口气,张开翅膀,飞了回去。

(三)

到了妖狐的屋子前,他又站住了,不敢敲门。

那只狐狸,似乎很讨厌自己。连续几天都在躲着自己,但这次,狐狸却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他还是要进去,还是要道谢的。

深吸一口气,准备敲门。却听见里面传来了妖狐的声音:"祖宗,您回去歇歇吧,小生没事的。"

被称为"祖宗"的玉藻前回答:"怎么会没事?躺好,休息。"

良久,玉藻前问:"为什么要挡在他前面?"

大天狗有点紧张,他想听到妖狐的回答。

妖狐却没有回答。

玉藻前叹气,说:"我先走了,好好休息。"

门打开,玉藻前看到了门口的大天狗,故意微微放大了声音,说:"大天狗,什么时候来的?"大天狗对他点头示意,回答:"刚到。"玉藻前微微一笑,离开了。

他进入房间,妖狐本来在躺着,看到他进来,便坐了起来。

妖狐作为一直狐狸,着实长得十分好看,灿金的眸子,额间红色的妖纹,而现在妖力受损,身体虚弱,没有了日常咄咄逼人的气息,反倒非常......乖巧?

他走过去,在妖狐身边坐下,问:"你怎么样?"

妖狐看着大天狗端正的模样,又起了玩心,他低头,装出一副十分委屈的样子,说:"小生不舒服。"

大天狗着急了:"那里不舒服?"

妖狐不回答,慢慢将身子倾向大天狗,说:"小生哪都不舒服。"说着,将手搭上大天狗的肩,在他耳边轻声说:"大人该怎么来安慰小生呢?"

大天狗看着妖狐近在咫尺的脸,白皙的脸衬得妖狐的唇更加嫣红。

鬼使神差地,他吻了上去,但不过一瞬间,两人就分开了。

妖狐又缓缓坐了回去,故作镇定地说:"大人先回去吧,小生要休息了。"大天狗站起身,看着妖狐,对方正低着头,他开口:"吾走了,汝好好休息。"

妖狐看着大天狗离开,顺手带上了门,身影完全消失在门后。他用手捂住了脸,小生,到底做了什么!

(四)

大天狗升六星了,寮里面办了一场宴会。

妖狐换上了那件红色的衣服,黑色的毛领,这是他珍藏的衣服,一直舍不得穿。站在镜子前,觉得今天自己十分完美。但又想想大天狗,心里有点紧张,脸也有些绯红。

忽然,他听到有人敲门,打开门,果然,是隔壁寮的损友夜叉,今天也十分风骚。

夜叉上下打量他,笑着说:"不错啊突子,今天像个人样。"

妖狐习惯与夜叉互怼,他斜靠在门上,说:"小生每一天都很迷人。"

夜叉勾起嘴角,说:"你打扮得这么好,难道是为了大天狗?我最近可是听了许多传闻。"

妖狐被猜中了心思,不恼,只随手甩出一道风刃,说:"你别瞎说。"

宴会在庭院里举办,庭院里早已聚集了不少妖怪。妖狐一眼就看到了被众多小妖围着的大天狗,十分,鹤立鸡群。

他眉眼弯弯,笑了起来。夜叉见状,一揽他的肩膀,悄声说:"又发春?"妖狐仍是笑着,回了他一句"滚"。

大天狗看到不远处的妖狐,不觉心情十分舒畅。妖狐脸上的笑容,明媚又灿烂,戳中了他心中的柔软。但妖狐身边的夜叉,他是认识的,只不过没想到他们两个原来这么亲密。他微微眯起眼,表情似打了一层霜。

宴会举行的时候,月亮已经升了上来,庭院里也十分热闹。

妖狐与夜叉坐在一起,离大天狗却很远。大天狗身边坐着的,是诸如玉藻前、酒吞童子那样的大妖怪。

果然,他喝了一口酒,想,像自己这样的小妖怪,是永远不可能坐到那位大人身边的。当初他们级别相近,还可以勉强说一两句话,而现在,怕是不行了。他看着大天狗,依旧是那么好看,他感觉自己怎么都看不厌。

正想的入神,却听到有个可爱的声音叫他:"大叔!"他扭头看去,果不其然,是跳跳妹妹。跳跳妹妹抱住了他的尾巴,头也埋进茸茸的毛里。他无奈,笑着揉揉她的头发,问:"为什么总是抱小生的尾巴,还叫小生大叔?"

她大声回答:"大叔的尾巴又大又软!"

他笑着指指白狼,说:"白狼姐姐的尾巴也是又大又软呀。"

他清楚的看到白狼的耳朵动了动,但仍装作淡定喝茶的样子。跳跳妹妹蹭了蹭妖狐的尾巴,说:"待会儿再去抱白狼姐姐的。"

众妖欢笑,妖狐也哭笑不得,却注意到大天狗在看他,眼中有一丝笑意。但一瞬间,那视线又移开了。

他的心又沉了下去,或许,只是自己的幻觉。

(五)

好不容易把跳跳妹妹赶到白狼的尾巴上,他才有时间举着酒壶,四处闲荡。

坐在池塘边,月亮倒影在水中,像一个玉盘。

他一口接一口地喝着酒。过了今晚,他什么都想放下了。可是他又舍不得,好不容易喜欢那么一个人,却连碰都没碰过几次。他又想起当时那个突如其来的吻,苦涩地笑了笑,喝了口酒。

忽然,他感受到一阵风。闭上眼想,怕又是那位大人。他调整好心态,回过头,那位大人落地,一步一步向他走来。

他撑着头,看着大天狗,媚眼如丝:"大人怎么来了?"

大天狗坐到他身边,轻声说:"别喝了。"说着,就要拿走他手中的酒壶。

妖狐笑笑,拿起酒壶一饮而尽,将壶扔到地上,说:"喝完啦。"又借着酒劲,摸上了大天狗的脸,痴痴地笑着说:"大人可真好看。"

大天狗一愣,抚上他的手,妖狐凑近,半伏在大天狗身上,只是看着大天狗,什么也不做,两人对视良久,妖狐轻声问:"大人,小生好看吗?"

大天狗搂住他的腰,顺势将他向自己怀里带去,说:"好看。"妖狐得到了满意的答案,乖乖在他的怀中趴着,到真是一只温顺的狐狸。

他摸上妖狐的头发,果然像想象中一样柔顺,顺了几下,妖狐抬起头,问:"大人喜欢小生吗?"

大天狗不语,仍是顺着他的头发。妖狐心想,果然如此。他低下头,猛地站起身,说:"那是小生误会了。"

想要快步离开,却被带入一个温暖的怀抱,耳畔传来大天狗的声音,轻柔的,如春风:"这么明显,汝还不懂?"

妖狐回头,展开笑颜,说:"小生要你说给小生听。"

大天狗只好开口:"吾心悦汝。"

妖狐追问:"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大天狗无奈,轻轻拍拍妖狐的头。说:"从第一次见到汝开始。"

妖狐笑得更开心:"小生可没有那么早喜欢你,你为什么喜欢小生呢?"

大天狗的确想过这个问题,他记得自己第一眼看到妖狐时,对方的笑容仿若桃花,是冰天雪地里的一丝娇艳。他抱紧妖狐,说:"命中注定。"

妖狐用扇子挑起大天狗的下巴:"那小生就是你的命定之人啰。"大天狗点头。妖狐便贴近他,在他耳边吐气,说:"那命定之人,想去小生房间吗?"

……

那天晚上,妖怪们再没看到大天狗和妖狐两位大人。

清晨,大天狗醒来,看到身边躺着的妖狐,乖顺,安静,阳光打在他脸上,使得此情此景更加温馨。

他揉着妖狐的尾巴,又大又软,尽管昨天晚上已经揉了许多次,但始终不觉得腻。

而此时,妖狐也转醒,搂住大天狗的脖子,吻了他的嘴唇,笑着说:"早安,大天狗。"

大天狗将他拉进怀中,说:"早安,妖狐。"

窗外,早长莺飞,春暖花开。

————————————————————————————
感谢能看到这里的你们,祝大家春节快乐。
比心心!!!

【狗崽】知是故人来(三)

*主狗崽,有一点点晴博青夜酒茨而且在很后面很后面
*重逢梗
*狗血OOC私设多,现代,小学生文笔
*前文戳头像哟
——————————————————————————————

大天狗回到自己的车上,看着那把伞,不由回想起当年,自己怎么喜欢上妖狐的?

也许是他把伞递给自己而淋雨回家的时候,又或是他跟着自己去操场去食堂的时候,也许更早,在自己第一次看到灿烂如日光的眼睛时。

说起来,他们确定关系是在他们高二那年的元旦。那天晚上学校举行元旦联欢,妖狐凑到他身边来,小声说:"我发现了一个好玩的地方,一起去?"不等大天狗回答,妖狐就拉着他冲出了教室,当然忽略了教室内爆发出的喝彩声。

妖狐拉着他上了教学楼的天台,天台上人烟稀少,大家都在狂欢,抬头一片璀璨的天空,远处城市灯火灿烂,温暖的橙色路灯给城市增添了一份暖色。

妖狐开口:"现在特别适合告白。"

大天狗点点头。

妖狐直视他的眼睛,说:"大天狗,我喜欢你。不是朋友间的喜欢,是情人间的喜欢。"

大天狗没回答,妖狐接着说:"我喜欢你,从我第一次见你开始,你可能会觉得恶心,男人怎么可以喜欢男人呢?但我就是喜欢你,喜欢你板着脸,喜欢你有时候无意间对我浅浅的一笑,喜欢你的认真,喜欢你的淡漠,喜欢你的每一个小动作。这种感觉就像得到了糖果的孩子,不舍得吃,但又不敢揣在口袋里,怕它掉了。"

"所以",妖狐看着大天狗,"你喜欢我吗?"大天狗微笑着,吻上了妖狐的唇,没有像电视剧中的烟花,只有满天星辰,大天狗将妖狐搂入怀中:"我的小狐狸,阿崽。"

他们在一起后,妖狐就整天与大天狗腻歪在一起,大天狗也十分享受自己的小男朋友天天都和自己在一起。腻歪得太厉害,就被他们的班主任晴明知道了。

晴明老师刚毕业不久,对学生们宽容,本人也十分温和。他知道妖狐和大天狗在一起的事后,没有多说,只是把他们叫去谈话,与他们谈人生谈理想。最后他抿了一口茶,问大天狗和妖狐:"你们能对对方负责吗?"大天狗揽住妖狐,点头,妖狐在大天狗脸上"啾"了一下,点点头。

这时,他们的班长源博雅拿着他们班最近的班费记录表来找晴明,晴明接过,认真地看,装作没看到博雅偷瞄他的眼神,于是妖狐十分欠揍地说:"老师准备什么时候对博雅同学负责?"

此句一出,博雅老脸一红,找个理由马上跑了,晴明微微一笑,妖狐就被罚写了三篇文章,大天狗表示我帮不了你了。

会想当时,多好啊,两人天天都在一起,后来两人又考到了同一座城市,但一个在城南一个在城北,两人每次见面都笑称在异地恋,但是两人关系也越来越淡了,有了不同的朋友圈,大天狗学法律,妖狐学美术,能说的共同话题也越来越少,见面后多半是沉默。

后来。

沉默呵沉默,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
好久没更了,还有人记得吗hhhhhhhh
高三了,更的机会也越来越少啦
感谢你们的红心蓝手评论哟

【狗崽】有生之年

*OOC且私设较多HE
*花吐症

——————————————————————————————

妖狐已经卧床三天了,既不和晴明阿爸去打御魂,也不去调戏小姐姐了。

因为他得了一种很奇怪的病,说话时会吐出花瓣,而且也越来越虚弱。晴明很担心他,找了寮里面所有会治疗的式神来。惠比寿看了看妖狐,摇了摇头,姑获鸟在旁边急得跺脚。

倒是桃花妖,在众人散尽后,悄悄对妖狐说:"你得的是花吐症。"

妖狐当然听说过花吐症,便也知道为什么桃花妖会悄悄告诉他——浪子妖狐居然会因为暗恋得不到爱而吐出花瓣,真是让人笑话。

但他也知道,他暗恋的人,永远也不会接受他。

他暗恋的是大天狗,那个像神一样的妖怪。

他第一次见到大天狗,是随晴明到源博雅寮中拜访时见到的。博雅虽然是个地主家的傻儿子,但也是个欧皇,家里的SSR一抓一大把,晴明时常去拜访他,美名其曰"沾沾欧气",妖狐也是因此才有幸认识大天狗。

他记得那天,他正坐在樱花树下与辉夜姬攀谈,容貌清丽的少女,总是因为妖狐的玩笑话而绯红了脸颊。妖狐用扇子半遮着脸,眼中透出的是满满的爱意。等到源博雅召唤她时,她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妖狐正准备离开,一阵风刮来,拂动樱花树,樱花簌簌落下,樱花雨下,他看到了大天狗,漆黑的翅膀,冷峻的面庞。

果然如传闻中的一样好看,妖狐心中想着。大天狗看着他,低沉清冷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狐族都是如汝一般善于哄骗他人吗?"妖狐一愣,想大天狗估计是听到自己和辉夜姬的谈话了,他马上反应过来,凑近大天狗:"若是小生不擅长骗人,有怎担得上'妖狐'二字?"大天狗摇摇头:"无耻之徒。"妖狐听后,笑得更开心了:"妖怪若都是如同大人一般正派,那又为何会被人类四处驱逐,委身当阴阳师的式神呢?"

大天狗没回答,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妖狐被盯得浑身不舒服,找了个借口,拉着晴明回到了寮中。回去后,他还是会莫名想起大天狗,想起那人如宝石般澄澈的蓝眼睛。于是再有机会,他就跟着晴明去找博雅,当然他的目的是去找大天狗。

他觉得自己是喜欢大天狗的,从第一眼见到大天狗开始,那人像个天神,正派而不同于他这种卑微的小妖怪,拥有强大的力量。妖怪总是服从于比自己更加强大的人,像茨木童子臣服于酒吞童子。

妖狐喜欢大天狗。

他从隔三岔五去找大天狗变成了每天都会去找,他只想静静看着大天狗,只要看着大天狗,他的尾巴也会不由自主地摇起来。尽管大天狗很少与他讲话,但他觉得只要看着大天狗,自己就得到满足了。

但自己现在已经三天没有出过门,病得这么严重,自己是快死了吗?妖狐扶额苦笑。三天没去找他,他会不会发现?妖狐堪堪地想。

他闭上眼,正准备休息一会儿。突然,房门被人打开,走进来一个黑影。他睁不开眼,也感受不到对方的妖力,他试探地问:"姑姑?"这几日都是姑获鸟找时间来照顾自己。

对方没回答,他也只当对方就是姑获鸟,就开始自顾自地说话:"小生真的很喜欢大天狗。"他知道,从小带大自己的姑获鸟不会讲自己的这些小心思告诉别人,于是他接着说:"在小生的有生之年,小生想再见他一面,无论他有多讨厌小生,小生都想再看看他,告诉他,小生还爱着他,就像喜欢春樱夏蝉秋枫冬雪那样喜欢。"

说着,眼泪流了下来,妖狐自嘲地说:"小生平生,可从未对情爱流过眼泪,这是第一次。"说完,他顿了顿,露出一个释然的笑容:"也是最后一次。"

那人走近,为他拭去眼泪,说:"三天了,汝三天没来了。"他愣住,这个声音他太熟了,是大天狗。

大天狗也是喜欢妖狐的,他喜欢那只看见他就摇尾巴的傻狐狸,总是看着自己就不自觉地笑的笨狐狸。他觉得,自己第一次看到那个站在樱花树下,金色眼瞳,容貌昳丽的妖狐时,就喜欢上了他。

所以妖狐三天没来,他很着急。当听说妖狐病重,他急忙赶来。

他吻上妖狐的唇,两人接了一个绵长的吻,一起吐出花瓣,这是花吐症治愈的标志。他又吻上妖狐的额头,说:"吾帮汝治好了病,汝的有生之年就属于吾了。"

——————————————————————————————
bug较多,比如说大天狗怎么妖狐得了花吐症而惠比寿都不知道,所以一切都是为了剧情发展!!!
这篇也是恭喜小辉夜来我寮的贺文!!!
感谢你们的红心蓝手!!!

【狗崽】一个关于相亲找到真爱的故事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 大天狗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从几百年前他阿妈神乐放养他开始。 作为一只一直从平安时代生活到现代的大妖怪,他现在有了自己的公司,成为总裁,与人类友好相处。

但他确实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一个人飞去上班,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工作,一个人睡觉。

所以当他阿妈拉着他去相亲时,他十分拒绝,但也没办法,毕竟是他阿妈把他抽出来的,一个人把他拉扯到六星。

但是他在第251次相亲时,他终于碰到了所谓"命定之人"。

在约定好的西餐厅,他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靠窗坐的男孩子,之所以叫他男孩子,是因为他这次的相亲对象长得太年轻了。银白色头发,发尾微微带些紫色,额头中央有鲜艳的红色妖纹。

他不自觉地走过去,他的相亲对象看见他,微微一笑,露出两个小梨涡:"大天狗大人好。"他点点头,叫出了对方的名字:"妖狐。"

待他坐下,妖狐撑着头,笑眯眯地说:"像大天狗大人这样优秀的人也要来相亲,真是让人惊讶。"他没回答,静静地翻动着菜单。妖狐突然将身子向前倾,盯着他,他注意到妖狐的动作,抬起头,也停下了翻菜单的动作,好一会儿,妖狐开口:"不如大人就和小生凑合着过了,小生不会打扰大人,大人也可以安心工作。"

大天狗学着妖狐之前撑着头的动作,问:"为什么?"妖狐浅浅一笑,坐了回去,翘起二郎腿:"小生只想玩儿,要不是阿爸逼着小生来,小生这辈子都不会来相亲,所以仔细想想,和大人凑合着过,大人可没空管小生,小生有的是时间玩,还不用被阿爸骂。"

"所以",妖狐的笑意更深了,"大人愿意吗?"

大天狗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同意,他听见自己说:"好。"

妖狐得到肯定的回答,心满意足的站起身:"那就这样说定了,小生先走了。"

他经过大天狗身边时,弯下腰,凑到大天狗耳边,轻声说:"大人的眼睛可真漂亮。"大天狗拿起面前的咖啡,笑了,对他说:"你也是。"

妖狐听到,耳朵一抖,脸颊明显带上了一丝绯红,摇着尾巴匆忙离开了。

大天狗看着妖狐匆匆忙忙远去的背影,心想,这只小狐狸可真可爱。

养在家里或许也不是件坏事。

之后在神乐的监督下,他俩火速完婚,住到了一起。大天狗觉得,和妖狐住一起,不是一件坏事,妖狐会做饭,中午会按时去给大天狗送饭,晚上也会给大天狗准备好晚餐。大天狗吃着妖狐做的饭的时候会想,这样的生活,也不错。

但他阿妈神乐觉得他俩的互动太少了,毕竟崽崽有这么可爱,狗子都不宠他。于是一年一度的六一儿童节,神乐逼着大天狗去陪妖狐去游乐场玩儿。

六一的游乐场人特别多,大天狗下意识地握住妖狐的手,妖狐一愣,但随即反握住大天狗的手,开玩笑地说:"大人是怕小生跑了没人给你做饭了吗?"大天狗没回答,只是握得更紧。

"喂,我们去做那个吧",妖狐突然开口。大天狗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是摩天轮。妖狐咬了一口棉花糖,接着说:"晚上坐这个正好可以看到城市的夜景。"大天狗看了一眼摩天轮,说:"你要看我可以飞起来带你看。"妖狐摇摇头:"气氛不一样。"说着,拉着大天狗的手就跑了过去。

大天狗看着妖狐蹦蹦跳跳的背影,毛茸茸的尾巴左右晃着,妖狐回头,露出两个梨涡的笑容,灿金的眼睛在夜色中发出点点光芒。

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喜欢上他了。

于是某天,他把酒吞茨木叫到了办公室摆出一副严肃的姿态,问:"吾应该怎么追妖狐?"酒吞听到,"哈哈哈哈"地笑了,并且用一脸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他:"你们都结婚了,做一些你们爱做的的事不就行了。"茨木在旁边应和:"挚友说得是啊!"

大天狗反扇子就是一个羽刃暴风,茨木一个不爽,大吼:"敢打我挚友!"反手就是一个地狱之小爪爪。当茨木扒在大天狗身上掐着他的脖子时,妖狐推门而入,例行为大天狗送午饭。

他看到这个场景,皮笑肉不笑地说:"大天狗大人与茨木大人关系可真好。"说着,把饭放在桌子上准备走,刚走到门口,又想起什么似的,回头对大天狗说:"大人可要把饭吃完哟。"说着,露出自己的小犬牙:"都要吃完呦。"

当他们三人回过神来时,茨木打破沉默:"饭里面,可能有毒。。。"

接下来一连好几个月妖狐都没理大天狗。

本来两人能见面的时间也不多,接近年末,公司里一堆事等着大天狗处理。大天狗回家时就只剩一桌保温良好的饭菜和妖狐留的出去玩的便条。

自从大天狗确定自己喜欢妖狐的心意后,妖狐每次说自己想出去玩,大天狗就有点不爽,但为了维持自己的形象,没有什么大的反应,但内心戏就十分多了,比如妖狐怎么又不在家,吾不开心,他去找谁啊啊啊啊。

挨到了新年,二人要去参加神乐阴阳寮在山中举行的式神聚会,式神们会换上旧时服装在一起吃吃饭,聊聊天。

妖狐生性外向,不一会儿就和小姐姐们混到一起去了,大天狗就只好和酒吞一起喝酒,看着酒吞茨木秀恩爱,看着妖狐调戏小姐姐们,有时妖狐会向大天狗的方向偷瞄几眼,两人正好对视,妖狐会装作无意的移开眼神,继续调戏喝酒调戏小姐姐。

大天狗正想算了他爱玩就让他好好玩移开视线时,听到桃花妖的声音:"哎呀,妖狐大人怎么了,这样就醉啦。"大天狗循声看去,只见妖狐靠在桃花妖的肩上,醉得不成样子,大天狗忍不住了,萤草看到他,叫他:"大天狗大人赶紧送妖狐大人回去吧。"

大天狗表示很满意,特别是抱走妖狐时。现在妖狐乖乖地躺在他的怀中,安安静静的。

到了房间,大天狗安置好妖狐准备再去给他找一些醒酒茶之类的东西时,正走到门口,妖狐突然叫他的名字:"大天狗。"他回头,妖狐睁开了眼睛,直直地盯着他:"过来。"大天狗走了过去,坐在他的床边。妖狐突然靠近,说:"大人,小生喜欢你。"大天狗一愣,还没等他有所回应,妖狐柔软的唇就已经靠了上来,与他接了一个绵长的吻。等他好不容易停下时,大天狗捧起妖狐的脸,说:"小狐狸,吾心悦你。"

于是当天晚上,大天狗如愿以偿扑倒了妖狐。

第二天早上他醒来,看见怀中紧紧抱着自己的妖狐,觉得,其实这样的生活也挺好。

——————————————————————————————
感谢各位的红心蓝手(* ̄︶ ̄*)

【狗崽】知是故人来(二)

*主狗崽,有一点点晴博青夜酒茨而且在很后面很后面
*重逢梗
*狗血OOC私设多,现代,小学生文笔
*前文戳头像哟
——————————————————————————————

妖狐回去安置好夜叉后,就拿着那把湿漉漉的伞。

他记得那把伞,那把伞算是自己送给大天狗的第一份礼物。

妖狐和大天狗是高中同学。

那年他16岁,大天狗也16岁。开学时他们被分到同一个班。刚进班,他就看到了那个少年,他记得那天早上的晨光打在大天狗身上。大天狗捏着笔,挺直腰板,专注于桌面上的作业。

于是他没忍住,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却忘了关声音和闪光灯,加上那天早上他去得早,班里面就他们两个,一片安静中相机的声音突兀地吓人,大天狗抬起头,看向他,蔚蓝的眸子对向他,眸子的主人开口了:"你在做什么?"

妖狐摆摆手,笑着说:"没什么啊,我在自拍。"他不管这个拙劣的谎言大天狗信没信,不由分说便装作无意地坐在大天狗身边,伸出手,露出自己的招牌笑容:"同学你好,我叫妖狐,你叫什么?"大天狗没伸出手,只抬头看了看他,低声回答:"大天狗。"

从此妖狐就黏上了大天狗,每天缠着大天狗,跟着大天狗,跟着大天狗去操场,跟着他去食堂,但他也知道,就算是男追男也要保持一定距离,所以他也时不时去调戏调戏小姐姐们,也时不时去向校花级别的妹子们表表白。妹子们当然是选择接受他了,因为他长得多好看啊,桃花眼勾人心魄,灿金的眼睛总是闪着光,笑起来眉眼弯弯,所以他也谈了不少女朋友。

谈的女朋友多又怎样,大天狗始终是遥不可及的白月光。

说起那把伞,妖狐就想起那个下雨天,雨下得很大,下晚自习,他正准备回家,却看到大天狗还坐在座位上,看着窗外,他戳戳大天狗:"再不走学校就要关灯了。"大天狗没动,妖狐明白了:"没带伞?"大天狗点点头,妖狐拍拍他的背说:"我借你吧!"大天狗摇摇头:"那你怎么办?"妖狐把伞硬塞给他:"没事,我家近,跑几步就到了。我们可以共伞到门口,你不嫌弃我吧。"

大天狗笑了,嘴角微微向上扬起:"不介意。"

那是妖狐第一次看见他笑,是什么感觉呢,就像温暖的风拂过自己的脸颊。

那天过后,逞强的妖狐就感冒了一个星期,大天狗也过意不去,就帮他买了感冒药并承包了他一个星期的晚饭。大天狗说要把伞还给妖狐,妖狐拒绝,说就当送他的一个礼物。但他私心里想着是希望他留一件自己的东西,多少年之后回想起自己的高中时代,还可以想起自己。

但他没想过现在大天狗会吧伞还给自己,是不是想和自己一刀两断。

他闷闷地坐在沙发上,一坐就坐到了天亮。

夜叉早上起来,看到的就是坐在沙发上一脸颓圮的妖狐,着实吓了一跳。于是他坐过去,问:"咋了突子?"妖狐叹口气:"你见到大天狗了?"夜叉心里咯噔一跳,点点头:"我也没想过你说的那个你前任大天狗就是帮我们打官司那个大天狗呀,所以你昨天看到他了?不该叫你接我回来的。"妖狐苦笑,何止是看到他了。

两人沉默许久,妖狐先开口:"他最近会去你们公司吗?"夜叉点头。妖狐把手中的伞递给他:"帮我还给他。"

大天狗走出电梯,就看到电梯旁站着的的夜叉,他记得他,记得妖狐是怎样唤他"亲爱的"的,他准备忽视夜叉直接离开,但夜叉叫了他的名字,一字一顿:"大—天—狗。"

他停下步伐,看着倚靠在墙面的夜叉一步一步向他走来,将手中的伞递给他,凑近说:"阿崽叫我给你的。"

大天狗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幻觉,他感觉夜叉身上有一股妖狐的味道,就好像他们两刚刚拥抱过,接吻过,甚至上床过。

大天狗脸色一沉,他不愿意让任何人碰妖狐,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他想妖狐想了三年,他一直在想,自己会如何与妖狐重逢。三年间,他一直在告诉自己,三年了,妖狐已经不喜欢你了,他都可能有了新的伴侣,但那个人不可能是你,放弃吧。

但是当他看到妖狐和其他人一起,心里还是空落落的。

当年两人有多好,分手时就有多痛苦。

【狗崽】知是故人来(一)

*主狗崽,有一点点晴博青夜酒茨而且在很后面很后面
*重逢梗
*狗血OOC私设多,现代,小学生文笔

妖狐也曾想过自己会怎么与大天狗重逢,比如说,在路上擦肩而过,在同学聚会上相视一笑。但他想过的所有情况都比现在好。

他正在家打着游戏,接到夜叉同事的电话,叫他来接夜叉回家。他也很无奈,叉子酒量小但又爱喝,喝几杯就被人放倒。于是他随便套件T恤就出了门,坐车坐到路上又开始下大雨,但是他心宽,想着淋着就淋着,无所畏惧。好不容易找到夜叉公司吃饭的酒店,但又不知道包厢,急急忙忙打电话过去问,又急急忙忙去找。

但是他一开门,就和正要离开的大天狗撞了个满怀。

彼时他穿着被淋透又被汗湿的T恤,顶着乱糟糟没梳好的头发,气喘吁吁的。但大天狗却人模狗样,高级定制的西服,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

他一愣,大天狗也一愣,本事前任相见分外眼红的场景,大天狗反应迅速,脱下自己的外套,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你怎么来了?"

妖狐本来来接夜叉心里就不爽,又让大天狗撞见自己这么狼狈的样子,火一下就冲上来了:"反正不是来找你的。"闯入包厢,正准备拉醉得歪歪扭扭的夜叉走,夜叉身边的女同事打趣说:"又来接你家亲爱的了?"

妖狐用余光瞟了瞟门口,大天狗还站在那,想逗逗自己这个严肃的前任的兴趣一下上来了,便笑得一如既往迷死人,还故意放大声音:"是啊,我家亲爱的。"

说着,又拍拍夜叉的脸,用腻死人的声音说:"亲爱的,回家了。"揽着夜叉的腰,让夜叉的手搭在自己的肩上,将他扶了出去,走到大门口时,想起自己没带伞,准备心一横直接冲进雨中,身后传来自己熟悉的声音:"没带伞,你怎么回去?"

妖狐不情愿地回头一看,果然是大天狗,觉得气氛一时有些尴尬,便扯起嘴角,咧开嘴,尴尬地笑了笑,大天狗走近他,他终于能认真看看这个自己三年没见的人。大天狗脸上的青涩早已不见,只是眼神一如既往的淡漠,波澜不兴。

大天狗开口,仍是清冷的声线:"我送你回去。"妖狐礼貌性地拒绝了他:"不用了,太麻烦。"大天狗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说:"不麻烦,别感冒了。"说完,拉着妖狐,拖着夜叉就走。

好不容易妖狐才跟上大天狗的步伐,又好不容易拖着夜叉上了车。大天狗问他:"你现在住哪?"妖狐报了地址,大天狗"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专心于开车。

妖狐看着后视镜中的大天狗,眼睛还是如天空大海一样的蓝色,一如既往的明亮。他开口:"你怎么会在夜叉他们公司的聚会上?"大天狗回答:"最近帮他们打赢了一个官司,一起吃顿饭。"妖狐笑:"那你还是成了名律师。"大天狗没回答。妖狐看向窗外,一幢幢闪过的建筑物,五彩斑斓的城市,在夜晚,显得更加璀璨。

让他想起了那年元旦,在学校天台上,看到的,他们的城市。

"是这吗?"大天狗的声音将他唤了回来,他点头,拍醒夜叉,准备下车,大天狗忽然开口:"妖狐。"妖狐看向他,他欲言又止,拿出一把伞,说:"还在下雨,别淋着。"妖狐摆摆手:"不用了。"大天狗直直地看着他:"别客气,拿去。"仍是不容置疑的语气,妖狐无可奈何,撑着伞扶着夜叉走了。

如果他回头的话,会看见大天狗将车窗降了下来,一直注视着他。

可他没有回头。

————————————————————————————
这篇文设定都是天朝背景,因为作者对日本不熟呀。
感谢各位的红心蓝手!!!
可能是周更吧瘫
各位520快乐哟

【狗崽】想写写他俩初遇的故事

*现代背景
*当然是OOC啦

妖狐已经饿着肚子坐了半个小时,但他的相亲对象还没来,他真的好气哦,而且还要听姑姑的唠叨。

姑姑:"崽崽,你也不小了,看看隔壁酒吞都快抱上孩子了。"
妖狐:"茨木是男的,生不了。"
姑姑:"看看,姑姑一说话你就顶嘴,酒吞和茨木感情多好呀,哎呦,崽崽你可真不懂事,你说说,像你这么大的人,谁没有谈朋友啊。崽崽哟,这次这个可要仔细瞧瞧,是你神乐姨的干儿子,保准好!"

说着,掏出了手机,翻出照片给妖狐看,妖狐接过一看,照片很模糊,一看就是偷拍的,隐隐约约看见一对漆黑的翅膀。姑姑继续说:"看看,多俊的一个小伙!"妖狐:。。。。。。

这时,姑获鸟的手机响了,他递过去,姑获鸟接完电话,叹口气,"人家说叫你先吃,他还在忙,估计要再等一会儿。"

于是妖狐兴高采烈地开始点单,反正也是那个相亲对象请吃饭,无所畏惧,而且相亲对象似乎挺有钱,怕什么。于是他大点特点,因为这家店他也挺喜欢的,市内烧烤,他还觉得相亲对象和自己品味相似,非常满意。

妖狐撸串可以说是一点形象都没,全场最不文雅,连从小宠他的姑姑都管不了。

于是在妖狐和鱿鱼厮杀的时候,他看见门口有一对漆黑的翅膀,那人走进来后收了翅膀,径直走到他面前,他才认真看清那人的相貌,米黄的头发,湛蓝如天空的眼睛,高挺的鼻梁。

那人面带微笑,对嘴里还叼着块鱿鱼的妖狐说:"你好,妖狐,我是你的相亲对象,大天狗。"


其实想写的是大天狗先在烧烤店碰到妖狐,然后就喜欢上他了呀,费劲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成了他的相亲对象,当然是妖狐单方面认为的初遇的故事。

与崽子的日常

我:"崽子你真美。"
崽子抚扇轻笑:"阿妈你更美,全世界没有人比你更美。"
害羞害羞害羞

【狗崽】桔梗与你同样娇艳(上)

*花吐症,私设看到心爱的人才会吐
*主狗崽,微青夜
*题目与内容无关系列
*OOC
*放飞自我系列,bug较多别在意
—————————————————————————————

妖狐看着自己吐出的几片桔梗花瓣,有些慌了神。

这不是第一次吐出花瓣了,已经有好几天了。第一次是在斗技场上,大天狗刚放完一个大招,他就感觉喉咙管痒痒的,吐出了几片花瓣。一开始也没注意,但后来越来越严重,吐出的花也越来越多。

他认真地想了一想,自己觉醒之后虽然可以给自己回血,但也没到可以成为一个奶的地步,总不可能自己以后发大招要喊"卖,哦诺哈诺"吧,于是他虚心向桃花妖请教。

桃花妖踩着高木屐挽着樱花妖,盯着妖狐看了好长时间,问:"你真的会吐花?"妖狐用力地点点头,桃花妖长叹一口气:"这是不治之症。"妖狐听了,瘫在地上,耳朵耷拉下去,桃花妖和蔼地摸摸他的头:"不过也有解决的方法。"

妖狐眼睛一亮,毛茸茸的尾巴使劲儿地摇,桃花妖克制住自己想去摸他尾巴的欲望,说:"三个月之内,得到你命定之人的吻,你还有救。"

妖狐听完,牵起桃花妖的手:"美丽的小姐啊,你就是小生的命定之人。"随着"卖,哦诺哈诺"的声音,妖狐躺在了地上。

他忘了晴明阿爸给桃花妖配的是破势。

他拍拍尾巴站起身,准备去找其他的命定之人,但是却一筹莫展,这时,他看到二叉子穿着暴露的觉醒服向他走来,噫,辣眼睛。

他想了想,命定之人应该不分男女,于是他急忙走上去,握住二叉子的手,确定大师不在四周后,问他:"叉子,你愿意做我的命定之人吗?"夜叉再不济也能叉两下,叉完,他看着躺在地上的妖狐,问:"突子,你又受什么刺激了?"

妖狐想,他俩从小一起长大,一起抢别人的达摩,一起突两下,叉两下,于是他深思熟虑后,告诉夜叉:"小生会吐花。"夜叉听完后愣住了,随后发出堪比鬼女红叶和小小黑的笑声。于是妖狐把前因后果都给他讲了一遍,他看向妖狐,问:"你现在能吐吗?"妖狐摇摇头。于是夜叉又问他:"那你什么时候会吐?"妖狐又摇摇头。

两妖沉默了一阵子,一时间空气像被雪女冻住了一样。

"阿爸,我回来了。"两妖随着声音看过去,是大天狗,刚打完今天的觉醒材料回来。整个身体都浸在夕阳的光辉中。

"SSR就是SSR,出场都带有圣光。"夜叉说着,看向妖狐,却看到妖狐手中捧着几朵花瓣,他刚刚吐出来的。

"小生的病,怕是治不好了。"